鸡西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江南短篇吴生白话文言文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4 来源:鸡西信息港

导读

吴生,金陵栖霞人也,幼聪慧,喜读书,于当地小有名气。祖上世代为宦,至其父,不仕,然家道颇丰,更有田产。  时值加冠之年,常招宾朋小集,寻句联

吴生,金陵栖霞人也,幼聪慧,喜读书,于当地小有名气。祖上世代为宦,至其父,不仕,然家道颇丰,更有田产。  时值加冠之年,常招宾朋小集,寻句联吟,赋诗填曲,然于友鲜有敌,自此,眼高过顶,性骄狂,自号“江南才子”,尝做诳语,侮慢先贤。  是年中秋,生聚朋小酌,醉归,忽雾蔽空,物难辨之,生惧急行。朦胧间,里许隐现人声,生喜望行,待近方觉,乃一城,生遂入。  行将数里,见一衙,众聚观之,生奇,乃近观之。  堂上一人,顶珠冕,配玉带,龙袍衣之,端坐案后,口诵判词。身侧亦一人,纱帽皂袍,做书记状。  一堂暂休,珠冕之人付吏语,吏出,延生入,生惶恐入叩首,珠冕之人赐平身,曰:“吾乃汝之祖辈,因布德于人,天帝感知,故着吾掌此死生之地,汝阳寿未尽,何以至此。”  生闻言大惊,泣拜。  生祖慰之曰:“汝莫泣,待吾查之。”遂命吏付簿稽生寿籍。  少顷,有长须吏,捧册翻阅一过,白:“生,金陵栖霞人氏,有阳算一甲子,终。”  生祖视生曰:“汝切勿躁,待吾理完此间事,即遣人送汝还阳。”即命一旁设座。生入座听审。  数案终,堂下复押一人入,跪。生祖着吏诉其状,吏展卷曰:“张生,淮南人氏,恃才傲物,蔑师,轻友,辱贤,诽圣,尝慢老子之‘道德经’,以为乐。”  生祖怒曰:“此狂徒着实无礼,实甚可恼!”  当堂口宣判词:“今查淮南张生,饱读圣贤,本当尊师重道,以己之行,步先贤之后尘,扬圣德于天下之学子。然所为却违圣贤之道,治学之本,口无遮拦,恣意妄行,致使先贤蒙羞,世人含愤。当先断其舌,以惩前世之恶,剥其皮,加以兽革,罚为犬,使之日夜当街而吠。此判即着轮回司刑之。”  判毕,生祖顾生,生惶惶,汗出如浆。生祖唤,戒之曰:“吾知汝性亦浮,归去当戒之。”生惶惶伏地谢罪。  生祖即着吏送之,行至一河,浪高风疾,无船以渡,吏催涉之,生惧不前,吏于后心击之,生落河中,水灌口鼻。  生大呼,急挣猛省,乃其一梦。  生自归后,敛其性,修其身,每劝人:须当尊师重道,谦逊好学。后举孝廉。 共 8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怎么预防男性生殖系结核
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
昆明市轻微癫痫病医院
标签

上一页:荷缘

下一页:拯救婚姻的饺子

友情链接